孟尝君舍人有与君之夫人相爱者

【原文】

孟尝君舍人有与君之夫人相爱者[1]。或以问孟尝君曰[2]:为君舍人而内与夫人相爱,亦甚不义矣,君其杀之[3]。君曰:睹貌而相悦者,人之情也,其错之[4],勿言也。

居期年,君召爱夫人者而谓之曰:子与文游久矣,大官未可得,小官公又弗欲。卫君与文布衣交[5],请具车马皮币,愿君以此从卫君游。于卫甚重。

齐、卫之交恶,卫君甚欲约天下之兵以攻齐。是人谓卫君曰:孟尝君不知臣不肖,以臣欺君[6]。且臣闻齐、卫先君,刑马压羊[7],盟曰:齐、卫后世无相攻伐,有相攻伐者,令其命如此[8]。’今君约天下之兵以攻齐,是足下倍先君盟约而欺孟尝君也。愿君勿以齐为心。君听臣则可;不听臣,若臣不肖也,臣辄以颈血湔足下衿。卫君乃止。

齐人闻之曰:孟尝君可语善为事矣,转祸为功。

【注释】

[1]爱:犹言私通。
[2]以问:以之告。问,告诉。
[3]其:表示委婉的语气词,可译为还是。
[4]错之:把这事放置一边。错,同措,放置。
[5]布衣交:普通百姓时就有交情,犹言老交情。
[6]以臣欺君:用臣下欺骗了君王。犹言臣下不才,孟尝君当贤人推荐,欺骗了您。
[7]刑马压羊:杀马宰羊。压,宰杀。
[8]令其命如此:使他的命像马羊一样。

【翻译】

孟尝君门客之中,有个人与孟尝君的夫人私通。有人把这事告诉了孟尝君,并说:领受您的俸禄,在内却与您的夫人私通,此人也太不够义气了。阁下还是杀了他。孟尝君说:看人的容貌而渐生爱心,此亦人之常情。你把这事放置一边,不要说了。

过了一年,孟尝君召来那个与夫人私通的门客,对他说:你在我这里时日也不算短了,一直未能为先生觅到大的官位,小官职先生又会不屑一顾。如今的卫君与田文是老交情,田文愿替先生准备车马钱币,希望你从此跟随卫君。这个门客去到卫国以后,很受卫君的看重。

后来齐、卫两国关系紧张,卫君很想约集天下之兵进攻齐国。这时那个门客对卫君说:孟尝君不知道臣无德无能,欺骗您把臣推荐给您。但臣曾听说齐、卫先王之事,他们杀马宰羊,立下盟约说:齐、卫子孙,不得相互攻击,若违背誓言出兵攻击,使其命有如此马此羊!’如今大王约集天下之兵准备进攻齐国,这是您违背先君盟约,同时也欺骗了孟尝君。希望大王不要再计划伐齐的事了!大王听从臣的劝告也就罢了,如若不听,像臣这样不肖的,就会将自己颈项之血溅在您的衣襟之上!卫君于是打消了伐齐的念头。

齐人听到这件事,赞叹说:孟尝君可谓善于待人处事,因此能够转危为安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